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远行天涯的教育教学博客

子曰: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作业批改量带来的思考  

2017-02-20 11:43:53|  分类: 教师发展频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使用权力容易,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。

——蒋经国


前几天,我跟教务处为作业批改量争执了几句。

这儿实行的是大周,每两周为一大周。每周从周一开始,一直上课到下周的周四才放假。也就是说,要连续上课十天,然后有三天的假。教务处规定,英语作业每十天必须批改七次。我却认为,一般情况下,每周批改五次就差不多了。

教务处解释说,这个七次是表面的,执行的时候却可以因人而异。这种策略是可行的。在班级教学中,我对班级也会有规定,比如说,每次作业必须完成,否则会进行惩罚等等。对于那些不认真学生,经常违反纪律的学生,我的执行力度会比较高,以压住某些歪风邪气。然而,对于那些成绩优秀,平时认真努力的学生,我在执行时则会网开一面,不作追究。因此,教务处的规定似乎也有道理。

我认为,英语作业有四五次就差不多了。跟教务处不同的是,我规定的底线是每人必须完成的,否则就会有惩罚。这点不会因人而异。对于那些超过五次的教师,我若是领导,我会另外进行表扬。

之所以这样提出,我还有更多的考虑。

四五次是教师们在正常情况都可以完成的。若是提高这个要求,教师们就会有“被迫”的感觉。举例来说。若有同事结婚,本着情谊和关爱,我可能会主动提出送200元的红包。送这个红包,我是心甘情愿的。然而,假如这位同事这样跟我说:“我准备结婚了。你必须送我200元红包。”最终我也许还会送的,但听到这话我心里绝对不会舒服。一个乞丐在路边乞讨,我看到他比较可怜,可能会自愿地施舍一点。假如他对我说:“我很可怜的,我的日子很穷。你必须施舍一点,否则就…..”最大的可能性是,当我听到此话时,我会说:“滚远点!”

这就是说,出于自愿才是可靠的和稳定的。五次的作业批改量,是正常情况下教师们认为可以达到的。教务处出于权力运作,要求多加几次,教师们心里便会有点别扭,甚至会在教学过程中开始动歪脑筋。比如说,一个单元的单词有30个。基于学生的基础,为了保证教学效果,教师们可能会分两次听写,然后收上来批改。这种做法,完全是基于教师对教学的理性判断。然而,为了不得不完成“七次”批改量,某些教师可能会故意将30个单词分成三次以上的听写来完成。若是遇到基础较好,教师一般只需一次听写。然而,为了达到完成“七次”的作业批改量,教师便不得不人为地将一次分成若干次,这样显然不符合学生的现状。这样做的唯一意义,就是“达到了”教务处的要求。

经常的一种情况是,我要求学生复习本单元的内容,第二天我以口头的形式进行检测。事实上,这也是一种作业。作业无非就是老师要求学生完成的任务,以实现特定的教学目标。但是,若只以书面作业来衡量教师的工作情况,就会显得有点单一。在最坏的情况下,这样的方式还会挫伤老师们的工作积极性。

从更深层次讲,通过权力运作来进行的无限繁琐的管理条例,必将会使教师的人格出现异化现象。长期被权力束缚的教师,很难表现出“自律、自觉和自主”。领导叫一声,他会动一下。领导若是不说,他不会去自觉判断一下,更不会自觉做些什么。我之所以花钱为学生买书,不是因为我富有,也不是因为领导要求这样,而是我的理性告诉,这样做教育才会更好一点。更的情况是,领导叫教师做什么,教师马上会问:“学校给我多少钱?”我也曾听到过不少校长抱怨教师的素质太差,但真正意识到管理问题的校长却不多。

总的来说,中国的教师群体素质很低,这跟整个社会里的权力运作有着密切关系,而学校里的权力运作只是社会的一个缩影。总之,我认为,越是求诸于权力的管理,越会将职员“物化”或“牲口化”,长期的权力运作必将使职员的素质更加下滑。

教师是人,不是物品,更不是牲口。在管理达到了基本要求后,我认为领导应该更多地去思考文化领引的问题。文化引领属于柔性的管理,不是硬性的权力运作,却能在更高层次上打造出一支优秀的员工队伍。凭着多年对教师群体的观察,有时候我会觉得教师们的生命层次很可怜,但他们并未意识到这一点。他们做教育,只是迫于生计,很少会有“自律、自觉和自觉”。正是在这种现实条件下,我才逐渐开始认识到,优秀的管理一定要具有深刻的人文关怀,一定要关注员工的内心,提升他们的生命层次,构建起他们的精神世界。单纯靠权力的管理,在最好的情况下,也仅能做到勉强维持现状。因为,越是被“物化”,教师越不可能产生自律、自觉或自主。

回到前面的话题。基本这些思考,我才对权力运作产生一种本能的警惕。我若是管理者,我会为教师划出底线,比如能无故缺课,不能跟学生谈恋爱之类的。我会告诉教师们千万不能践踏这些红线,否则我将坚决使用我手中的权力。若是在教务处,我也会制定一些类似的规定作为底线要求。在教师达到这些管理底线要求时,我可能会更多的去思考柔性管理的东西。

19869月表示,蒋经国将解除实行38年的戒严令,开放党禁、报禁。928日,台湾第一个反对党民进党成立,当时台湾情治部门立即呈上“反动分子”名单,劝政府镇压。但蒋经国未批,说出了一经典名句:“使用权力容易,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。”1010日,蒋经国发表要对历史负责的讲话。至此,台湾开始从专制时代进入民主时代,蒋经国也在历史上赢得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从管理的角度来说,专制的管理是依靠权力运作的典型。中国人表现出来的“自私、冷漠”等国民性,无不跟历史上传统的专制管理有着密切关系。国家治理是宏观层面上的管理,跟学校的微观层面上的管理应该有相通之处。

也许,即便将来做了领导,我也会难进入管理的理想状态。但是,我至少知道,那才是优秀的管理,我应该朝着那一方向努力。

对于“七次”的规定,实际上有时我也会做到。只要教学需要七次作业,我也会去完成,但是,“七次”若是出于权力,我心里总是不愿被迫去做什么。凭借着我对教育的认识和理解,凭借着我的理性判断,我认为学生需要几次作业,我就会自觉去做。对于权力运作可能会给我带来的异化,我一直比较敏感和警惕,所以才会跟教务处争执了几句。

我一直希望,我能平静下来,按照我的理解去做教育。然而,整个社会非常喧嚣和功利,甚至连学校沾染上了很多聒噪。这些年来,我呆过几所学校,但始终没有找到一所比较平静的学校。也许,我永远找不到希望的那种学校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